從大氣層灑落的粒子 探測高能伽瑪射線

1856 年的夏天,達爾文發表著名的《物種起源 (On the Origin of Species)》三年之前,德國杜塞爾多夫 (Düsseldorf) 市東面約 13 公里處,尼安德河谷 (das Neandertal) 中的工人正忙於為石灰岩礦場挖掘隧道。在開鑿洞穴壁的石頭時,他們在沙石堆中發現了一些骨頭化石,以為是二萬多年前已經絕種的洞熊 (cave bear)。後來,化石經礦洞主人落到收藏者 Johann Carl Fuhlrott 手中,他第一時間就辨認出骨頭不是屬於洞熊的,而是屬於一種遠古的人類,但頭顱骨的特徵卻跟現代人類有着明顯的分別。 Continue reading “從大氣層灑落的粒子 探測高能伽瑪射線”

四十八億公里的旅程 地位不凡的矮行星

1991 年,美國郵政署發佈了他們委派插畫師 Ron Miller 設計的「太空探索」系列郵票,紀念多年來我們把太空船送到不同天體進行探索任務的努力。這系列 29 美分的郵票中,其中九張都印有已探索的各個行星和負責任務的飛行器,例如於 1974 及 75 年先後三次飛越水星的水手 10 號 (Mariner 10),1976 年到達火星並且成功登陸的維京號 (Viking 1&2),其後在 80 年代利用 175 年才一遇的機會一口氣飛越了木星[1]、土星、天王星和海王星幾個巨行星的航行者 2 號 (Voyager 2),甚至包括月球軌道計畫的衛星。第十張郵票,上面卻印著冥王星的「藝術想像圖」,寫著 Continue reading “四十八億公里的旅程 地位不凡的矮行星”